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

如是我闻。一时婆伽婆在伽耶城,成道未久。与诸比丘一切众俱,其中或有得于一果及以二果三四果者,随其得果所有功德皆悉明净。复有九十九亿诸菩萨众。及二十八亿诸天众等。复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无量众数,及六万力士,十二亿等诸尼干子,复有八万四千五通仙人。复有五百诸外道等,皆悉以灰涂于身体露现胸臆,肉尽脂消惟余皮骨,伛偻曲背结发自裹,披树皮衣手执瓶罐,处处寻求语言论义。

我真实听闻。佛成道不久,有一次和弟子们在伽耶城。弟子们其中有得一二三四果的,按各自的修行级别身形明净。有九十九亿菩萨,二十八亿天人,无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。又有六万力士(武士)和十二亿尼干子(邪见六师的弟子),八万四千神通仙人。还有五百各外道众人,这些外道均以灰涂身,个个皮肉无脂只剩骨头,伛偻曲背披头散发,以树皮为衣手里拿着各种瓶瓶罐罐,到处寻求修道之法。

尔时世尊如须弥山处黑山内,光明照耀威德绝伦。如来世尊亦复如是于诸仙中为最第一,又如六牙清净白象独自在于白羊群内,如月夜朗映蔽众萤,如曼陀华生芦苇町,如金翅鸟处在乌群。世尊于彼诸仙众中亦复如是,威德照明倍复殊胜。尔时世尊即便入于宝舍三昧,现无量神通普放净光遍身明曜,于身左右递相交绕。又于自身出无量亿诸化佛身,一一化身复出无量亿诸化佛复自身中,出无量亿诸菩萨身、无量帝释身、无量梵王身、无量四天王身、无量百千阿罗汉身、无量百千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、无量大转轮王身、无量小转轮王身、无量粟散诸小王身、无量东海洲中边地人身、无量南天竺等,所有诸地一切人身。无量刹利大姓,诸婆罗门等、大富长者、一切人身,如是等种种形类。种种服饰,种种言说,所有一切诸天界分,一切皆从如来身出。

这时如来就如威德绝伦的须弥山在黑山之中,光明照耀。威耀如来在诸仙中就如六牙白象在白羊群中,如月亮在繁众萤火中,如曼陀花生在芦苇傍,如金翅鸟在乌雀中。如来随即进入宝舍三昧(禅定),示现无量神通,放出明耀净光于周身交绕。从自身现出无量亿佛的化身,每个化身同样如此,从自身再化出无量亿化身佛,无穷无尽。同时化现出无量菩萨、帝释、梵王、四天王、百千阿罗汉、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、大转轮王、小转轮王、粟散诸小王、东海洲中边地人、南天竺等,所有不同地域的一切人身,刹利大姓诸婆罗门(贵族)、大富长、一切人身等种种类别。种种服饰,种种语言,各大天界等一切都从如来的身内化现。

尔时一切大众各怀疑心递共相观。时诸菩萨皆大欢喜,雨诸珍宝供养之具乃至璎珞供养如来。尔时世尊现是瑞已,还从宝舍三昧起。起三昧已如师子王蘋呻顾视,普观十方观十方已。即时见彼十方世界,一切所有诸佛刹土及此娑婆大千世界,以佛眼观分明显现犹如掌中。如此释迦如来放大神通种种变现,十方一切诸佛,亦复如是现化佛身,从化佛身示化佛身。彼诸如来所有化佛皆来云集世尊大会。复有无量恒河沙等诸菩萨众,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过诸譬喻,各执种种供养之具,随其所应堪供养者来诣佛所。复有天龙、夜叉、乾闼婆、阿修罗、迦楼罗、紧那罗、摩睺罗伽、人非人等一切大众,随其住处皆见如来神通力已,从彼而来赴此海会。尔时十方诸来菩萨,各以无上供养之具供养如来,设供养已各以六波罗蜜之所成就师子高座,随其身量称座而坐。乃至人非人等,各称身座,复座而坐。释迦如来所教化者,上至阿迦尼吒天下至阿鼻地狱,所有化类皆悉而还还已。当于是时以佛力故,皆见十方诸佛世界犹如一会。所有十方一切诸佛所教化者,一切皆从释迦如来诸毛孔入,释迦如来所教化者皆从彼佛身诸毛孔入。现如是已,当尔之时于彼众中有一菩萨名曰胜分,从座而起进止庠序,容貌端严偏袒右肩,右膝着地合掌向佛而说偈言:

   佛世甚希有 为众故显现 此事未曾有 覆蔽一切魔

   递共相观面 唱言希有事 我等何故来 出言我破坏

   我等辈可怜 惟首骸骨消 我等既羸瘦 枯老复失乐

   无言字神通 覆翳我道剌 大神通佛子 今自显佛法

   此众生疑心 复生大欢喜 此会皆出言 我等愿作佛

   文殊在众中 佛子众围绕 文殊侍多佛 来显说神通

   为何法现相 今佛说何法 咸生是疑心 愿为我众说

会众看着如来的各种神通大变化,各自怀着疑心互递眼神。菩萨们向如来供养各种珍宝以示自己的欢喜礼顶之心。如来显示完各神通变化,从禅定中起座,以佛眼普看十方。在佛眼中,十方世界,一切佛土和娑婆(地球)各大千世界就如在手掌心中一般。如来继续再放大神通显示种种变化,十方诸佛都现出化身佛,化身佛再现出化身佛,诸佛如来的所有化身佛圴前来到此集会。再有无量无边的菩萨,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持各种供养之物及他们的信众均一起来到此集会。再有天龙、夜叉、乾闼婆、阿修罗、迦楼罗、紧那罗、摩睺罗伽、人非人等一切大众,在自己住处看到了如来的神通变化,都赶到此地集会。此时十方菩萨各自持物供养如来,供养完毕以神通变化出师子高座,按各自身份排座,前来的会众也按各自身份排位坐好。如来为了教化众生而在六道中示现各种不同身份的分身,上至阿迦尼吒天下至阿鼻地狱,此时均成化身归来。会众以佛力加持的缘故,看到十方世界同聚此地如同一处。十方世界的一切如来和释迦如来的各种教示化身,此时均从释迦如来的毛孔进入(归一)。如来变现神通到此,会中有一位菩萨名字叫胜分,容貌举止极为庄严,菩萨坐座起偏袒右肩向佛行礼,合掌说偈:

“世尊今日为众生示现如此神通变化极为少有,法力盖过了众魔幻法,众魔们看到后均互递眼神面面相觑而说:‘真是稀有的奇事,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。我们体形瘦弱露出骸骨,形态枯老仿佛失去了欢乐实在可怜。这位神通佛子今日宣显佛法的大神通,超过了我们的道行’。会场众生均生出大欢喜心发愿未来能成佛,同时也生出疑问。文殊菩萨因侍奉多佛见闻广大,在会场中被佛子围绕,请菩萨解说今日如来为何示现如此神通,如来将要开示的是什么佛法。”

尔时彼众中以魔力故,有一仙人名威灯光,即白胜分菩萨言:“童子,汝且默然。我今发问,若是沙门能决于我心所疑者,乃可得名为萨婆若。若不能决我疑心者,云何得名一切智也。如是神变若幻作者,摩醯首罗、那罗延等所说咒咀,凡世间人用是法故亦能成就诸如是等无量之事,岂足为奇。”作是语时,如来世尊熙怡微笑。既微笑已,普观诸仙一切大众观察众已,即告威灯光大仙人言:“汝威灯光,今正是时恣汝所问,如我智力为汝解说。”尔时威灯光大仙人即问佛言:“瞿昙沙门,先与我说众生体者从何处生?几粗几细?众生内体性者为一搩耶、一尺耶、一指耶、乃至若大麦小麦大豆小豆等分耶?乃至芥子许众生内体性耶?”作是问已,尔时世尊即赞威灯光大仙人言:“善哉善哉。汝威灯光快问是义,如六万劫寿命者。”尔时世尊作是语时,诸仙人等皆大惊怪,作是念言:‘我等与彼大仙久居共在一处犹尚未知大威灯光寿命算数,今是瞿昙云何速得如是觉知?’

此时有一位修行魔力的仙人名字叫做威灯光,他和白胜分菩萨说:“小孩,你就此打住不要再说话,现在由我来发问。如果那个沙门(修行人,指如来)能回答我的问题,解决我的疑问,他才可以称得上“一切智”知道一切。如果他不能解答我的疑问凭什么能号称一切智。他刚才的神通幻变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,凡世间的人只要按摩醯首罗、那罗延等所说的咒语法去修行,同样也能幻变出这些及其他无量变化各事,又何足为奇。”威灯光仙人说此话的时候,如来即向仙人和悦微笑(赞叹以智慧为上非以神通),并以佛眼普观了众仙人及其他会众,然后和灯光仙人说:“仙人,现在正是时候,你可以任意发问,以我的智力为你解说。”灯光仙人问佛:“沙门,你先告诉我,众生的身体是从哪里生出来的?有多粗多细?众生的内体性(思维意识)是什么样子的,是一掌一尺一指大?是大麦小麦大豆小豆大还是只有芥子那么大?”。仙人问完,佛立即赞叹他说:“善哉,灯光仙人你痛快地提出问题,答案对你来说就如六万劫寿命者一般大小”。会场各仙人听完此话均被大惊,心里在想:我们众仙人长久共居一处,却不曾知道大威灯光仙人的寿命,这位沙门(如来)又是如何能迅速得知的?

      尔时世尊即复告于彼威灯光大仙人言:“汝大仙人,谛听谛受,善思念之。吾当为汝具足善说。汝问我言众生体者从何处生?大仙当知,实无言说,无有字句可说。众生有所从来但以无明行等诸因缘故,起彼众生乃至生老病死等,诸因缘故起彼众生。大仙,复有因缘能起众生。所谓以母为因以父为缘得生众生,复次父母和合以之为因,邪念妄想起诸业风吹识种子置胎藏中,即是彼缘。复次苦圣谛集灭道圣谛是众生也。复次五阴分十八界和合故是众生也。复次大仙不离众生有业,不离业有众生。众生是业,业是众生。汝当知之,众生界者不增不减。”

     大仙人言:“瞿昙,若众生界不增不减者,何故众生舍垢身已得自在身?”佛言:“汝大仙人,如汝所言是大不可。何以故,若自在得自在者,应不堕落常在自在中,右自在身不得自在者云何名得自在也。大仙人,譬如萤火虫作是心念:‘我光明焰悉能遍照于阎浮提。’假使萤火虫实能放光遍照阎浮提者,终亦不能使无伏心者得名真自在。复次大仙,若自在得自在者应尽诸烦恼垢,不自在故应长诸烦恼,若诸烦恼垢与自在等共有者,是故众生界。无有增减而可见也。”

此时如来和灯光仙人说:“大仙人,你用心听用心思考,我将为你具体解说。你问我‘众生的身体是从哪里生出来的?’,这个问题是无法用文字可以解说的。众生有始以来,是因为无明行(无原因生起的意识和行动)和其他因缘等,生起了生老病死等思维及行为,这些因缘生起了众生(从无到有)。大仙人,还有因缘能生众生,就是所谓的(假相上的)以母亲为因,以父亲为缘生起众生(从有到有)。又以父母和合为因,邪念和妄想生出业风把意识种子吹置藏于胎内,以此为缘。还有,聚集肉体财物等贪爱为因,生老病死等苦痛为果。以解脱苦痛修行正道为因,真正解脱实现涅盘境界为果(苦集灭道四圣谛),是众生。还有,五阴(色受想行识)分成十八界(身体眼耳鼻舌身意根对应色声香味触法界,作用产生眼耳鼻舌身意识界),以合和的缘故是众生。大仙,业(意识和行为)不离众生,众生不离业,所以众生就是业,业就是众生。你应当知道,众生界不增不减。”

灯光仙人对佛说:“行者,如果众生界不增不减的话,为什么众生死后抛弃了肉身能得到自在之身(意识身,如人做梦时有“身体”)?”佛说:“大仙人,你的这种说法有大错误。为什么这样说,因为得到自在的众生,是不会堕落到不自在的境界里(不断生灭),真正的自在者应该永远都是自在的。如果不能得到这种自在之身(不生不灭),又怎么能说得到自在。仙人,就如萤火虫心里在想:‘我的光明火焰能照遍地球’,假使萤火虫真有能力能放光照遍地球,如果不能降服自心最终也不能得到真正的自在(暗指大仙的法力高强实如萤火,未能调服自心未断生灭)。大仙,真正得到自在者应该是不断除尽各种烦恼污垢,因为不自在的原因是烦恼污垢在增长。如果各种烦恼与自都同在者是众生界,由此可见众生界没有增减。”

时大仙人复言:“瞿昙,汝可不作尽诸烦恼耶?”佛言:“汝大仙人,我亦不作尽诸烦恼,亦复不增诸烦恼。”大仙人言:“今汝瞿昙若如是者,亦不应言我得自在。”佛言:“大仙,如是如是。大仙当知,我亦不言我得自在。何以故,我无实故亦不自在。”  

       大仙人言:“汝瞿昙且置是语。瞿昙,如汝前言父母和合得众生生者,何故多人共和合少有众生而得生耶?此义云何。”佛言:“大仙,我今为汝所引譬喻,随汝所能为我解说。汝大仙人,如有一子中多有树生,复一树中有无边枝,一一枝中复无量华,是一一华应各结果。何故有结有不结者?若已结者皆应成熟中作种子,何故复有熟不熟者?此义云何。”大仙人言:“瞿昙,由风吹故有结不结,若已结者堕落不熟不任为种。”佛告大仙人:“以业风自转吹业众生,果堕落故少有众生而得生耶。大仙人汝当知之,若在胎中或为虫食或为业风转为碎末。汝当知之,树灾堕落少不足言,所有众生为灾堕落多不可说。复次大仙人,以邪心故起众生界,若诸众生能有几许心想转者,还复尔数受后有生。是故我言邪心故起众生界。”

仙人问佛:“行者,你现在可以断尽各种烦恼吗?”佛说:“大仙人,我不断尽各种烦恼,也不增加各种烦恼(佛没有烦恼,不用去断也无从谈增长)。”大仙人对佛说:“如果行者您真的到了如此境界,那你也不应该说‘我得自在’。”佛说:“大仙,正是如此。我不说我得自在,为什么这样说,因为我无实质的概念(空性,无区别),我并没有不自在(自在是相对不自在而言,佛没有不自在所以没有自在,两者均无)。”

大仙人对佛说:“行者,我们暂且放下这个话题。按你前面所说,有以父母和合而得生众生,为什么这么多人(多次)合和,却很少有众生能够生出?”佛说:“仙人,我现在为你引用一些比方,用你的智慧为我解答这些问题。大仙人,比如同类种子生出了很多树,每棵树上有很多树枝,每一树枝上有数不清的花朵,这些花朵应该都将一一结成果实。为什么有的花朵能结果,有的不能结果?结成的果实应该成熟后能够成为种子,为何有的果实能成熟有的却不能?”仙人回答说:“行者,是因为有风吹落花朵,有的花朵因风坠落所以不能结果。花朵结果后又以同样缘故,有的果实没成熟就被风吹坠落所以不能成为种子。”佛和仙人说:“众生同样如此,被自己的业风所吹,就如果实坠落一般,因此很少众生能得以生出。大仙人你应当知道,在胎中被虫吃或被业风转成碎末的众生,就如树灾果实坠落一般,实在多不可言。大仙人,因为邪心的原因生出众生界,如果众生此心仍在转动的话(欲望有身体的思维不停止),就会在受灾数次后得以生出。因此我说邪心生起众生界。”

尔时大仙人言:“瞿昙,如是如是。如我所问汝已答我此义得成。瞿昙,更复为我解说何以故有劫烧尽也?”佛言:“大仙人汝当知之,无作故名为法界。若劫尽时大地不烧者,法界便有二种,少有分是无常,少有分是常。若如是者是诸如来,则亦不成为实语者。若一切无常,无为法中不可思量者,是故如来得名一切智。”尔时大仙人闻是语已,回首顾语自诸弟子言:“汝知之不,此瞿昙者真成是于一切智也。”

       尔时世尊复更重告大仙人言:“若劫尽时一切大地不被烧者,不得分别此是初时此是末时,亦复不知好丑业果善恶等报。汝当知之,此劫烧时焚荡尽者是诸如来大方便力之所为也。所有众生若能闻信,劫当烧尽洞皆然者。尔数众生诸如来边受诸摄受。汝当知之,如大蟒蛇身分所有眼耳口鼻,以毒力故悉能摄受一切飞走杂类众生,应知如来亦复如是。以布施爱语利行同事,法毒力故悉能摄受调伏一切诸众生也。大仙人,又如有人以其金铤置在火中,不以嗔恨置于火中,以不熟故欲令成熟,为欲成就真宝物故,为令价大得多财故置金火中连椎交打柔软清净。如是一切诸众生辈,莫不皆因诸佛如来放劫尽烧而得调伏。如是劫尽大地烧时,实无众生受苦恼者。”

仙人向佛说:“行者,这个问题你已经回答了我。请您为我解说另一个问题,为什么在坏劫时会有劫火前来烧尽一切?”佛说:“大仙人你应当知道,因无所作为(无欲无行为)所以称为法界。劫尽时大地不被火烧的众生,在法界上有两种,一种是有少分别的无常,一种是有少分别的有常。如果说以上两者是众佛,那么如来就不会成为真实的言语者。如果一切都是无常(有常是相对无常而言,变化相对少的叫有常),在无常的变化中无需思维转动就能随时起用智慧者叫做如来,所以如来也叫一切智。”仙人听完佛说此话,回头和自己的众弟子说:“你们知不知道,这位行者是真正成就了一切智。”

佛对仙人说:“劫尽时在一切不被大火烧到的大地上(初禅天以上),众生均不能分别这是白天还是黑夜,不知道好坏果报,不知道善恶业等(区别心极少)。仙人你应当知道,劫火浩荡烧尽众生,实际是如来以方便力成就的。所有相信如来此话的众生,在劫火烧尽的时候,如来将会在他们的身边接收引导(离开此地)。仙人你应当知道,就如大蟒蛇把眼耳口鼻分身,以蛇的毒力能摄受(抓拿)一切飞禽起兽,如来使用的同样是这种办法。使用温暖爱语对有共同方向的人适合(有局限性),使用法毒力却能调服摄受一切众生(无局限性)。大仙人,又如有人把金条放在火中,不是这个人憎恨黄金所以让黄金被火烧,而是为了使黄金成为真正的宝物提升自身价值,火中黄金从刚强变成柔软才能铸造宝器。劫火烧尽同是如此,一切众生因此缘故被如来调服。在劫尽大火浩荡的时候,实际没有众生会真正得到苦恼(先苦后甜大利在后)。

注:

赞叹鼓励不能普及影响所有众生,如道德。威严惩罚能普及影响所有众生,如法律。法律以夺取杀人者生命来毒胁众生,众生受此威胁不敢有杀人的行为,从而引导社会的和平秩序。假设把法律之毒更改为善:“对不杀人者加以奖赏,对杀人者认定无罪”,如此执行社会必将大乱,杀人者横行人人自危。由此可知只有毒力才能普及所有众生。法律之毒对无触法之心的众生来说形同虚设,道德接替法律成为此类众生的束绑标准。善力道德及毒力法律对应不同众生各有各功德,共同维护世间和平引导众生向上。

大仙人言:“世尊希有,可得劫尽火焚烧然,大地坏时无一众生受苦恼者。”佛言:“不也,大仙人。诸佛如来不令一众生受逼切恼,何以故。大仙人,譬如十方微细雨滴,彼诸雨滴宁为多不?”大仙人言:“甚多世尊。”佛言:“大仙人,诸佛如来十地菩萨倍多于彼。当尔劫尽大地烧时,于上虚空中以慈悲智慧身手解救众生,不令有苦而触身也。所以者何,以彼诸佛如来,一切菩萨妙身,广大相好端严,众生见者无不欢喜生正信心。唱如是言:‘我等愿于未来世中,皆得成就如是除拔,还得成就如是形色如是相好端严之身。’当于是时,又有心解脱已得阿罗汉果者,或有厌离心生得须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,证者或复有得无生法忍者有得不退转地者。有得生于四天王天上者,有得生于忉利天上,夜摩天上,兜率天上,化乐天上,他化自在天上者,略说乃至有得生于阿迦腻吒天上者。当于是时,所有一切大转轮圣王小转轮王及诸方域粟散小王,大仙人等,乃至刹利大家,大婆罗门,大富长者,如是次第,以见如来妙色之身,复见己身,于大恐怖生死海中得解脱故,生大踊跃欢喜之心。于如来边起知恩心,起报恩心,于如来边听受法已。各各皆于十业道中作不放逸行。以是方便力因缘故,于十恶道中速得舍离。当于是时,所得十地大菩萨者,以此菩萨眼道所及照了之处大地微尘,彼等微尘虽复甚多,而彼时节诸众生界乃至知于烦恼体性污染不净,从于无为涅槃道中入彼无余涅槃道者,倍多于彼。汝今当知诸佛如来,为如是等大利益故,方便显示劫烧尽也。”

仙人赞叹:“世尊真是稀有,法力烧尽大地却能不让任何一位众生受到苦恼。”佛说:“并非如此(不居功)。大仙人,诸佛如来是不会让一切众生受到逼害苦恼的。为什么这样说,仙人,比如十方世界都在下细雨,这些雨滴的数量多吗?”仙人回答:“非常的多。”佛说:“大仙人,众佛和十地菩萨的数量比这些雨滴高出数倍。在劫尽火烧大地的时候,众佛与菩萨会在虚空中,以慈悲智慧之力接引解救受苦的众生,不让众生苦痛触身。为什么诸佛菩萨能接引众生?因为诸佛的身相妙躯极其庄严,众生看到没有不生欢喜心的,因此对诸佛菩萨生起正信心(完全信赖),并发心说:'我们愿在未来世中都能成就佛道,成就如此形妙庄严的身相。'在那个时候,众生中有生解脱心得阿罗汉果,生厌离心得陀洹果、斯陀含果、阿那含果,有证得无生法忍能到不退转地。有得生于四天王天,忉利天,夜摩天,兜率天,化乐天,他化自在天上,甚至有得生于阿迦腻吒天(善念增长投生更高福报的世界)。在当时,所有的大小国王,地方小王,仙人等,至名门贵族,世家,大富者,大商人等(从高到低),按此次列见到如来的妙色身相,然后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(“灵魂”看自身尸体),在恐怖生死海中得到了解脱并生起欢喜心(恐怖中看到如来得安全感),对如来感恩(感恩如来的接引),生起了报佛恩的心,都到如来的身边听佛讲法,听从佛的教导,从此各人均不放任自己的恶念和行为。以此因缘,众生能从十恶道中迅速得到脱离(劫火从无间地狱开始燃起),往生善道及修行佛道。“

尔时一切大仙人等,闻是语已生惊怪心,呜呼奇哉甚大希有:‘大德释子向者唤我为大仙人发我寿命,我时虽闻如是之事犹谓非真一切智也。今以世间难中之难具足施已,我今始知释子真是一切智也。我于今者以于真实名号称之。’尔时一切大仙人等即发是言:“大功德聚者,无边大智者,知一切智者。我见众生持业星流各各别异,何处得成真实聚集?惟愿世尊为我解说令得开悟。”尔时世尊即告大仙人言:“汝大仙人。当知无有时方亦无处所,令得众生真聚集也。大仙人,惟平等中众生得聚集。一乘道中众生得聚集,菩萨地中众生得聚集,无余涅槃界中众生得聚集。汝今当知,如有众流河泉渠渎一切川源皆归大海,入大海已得一味住,谓一咸味无差别也。大仙汝今当知,所有众生界若得漏尽者,一切彼处于解脱味中会一味住。汝今当知,我虽说言烦恼平等中众生得聚集者,亦非聚集也,所以者何?譬如大风旋起吹诸蚊虫一切聚集,若风定已各各星散,如是诸类一切众生各各皆为业风缚故,或堕地狱中彼辈得聚集。业风缚故或时饿鬼中彼辈得聚集,或有畜生中彼辈得聚集如是等。”

此时灯光仙人及其他仙人听到如来的说法均生出惊讶之心,暗叹此事稀有奇哉,灯光仙人心想:“这位释姓大德(如来)礼称我为大仙人,一开始就告诉我寿命,我听到时虽生惊讶仍未确定此大德真的是一切智。现在听到大德竟能用难中之难的法来布施一切世间,他毫无疑问真是一切智。我从现在起应该以真实的名号来尊称这位大德。”灯光仙人向佛说:“大功德的聚合者,无边大智慧者,知道一切智慧者。我见到众生随自身业报流到各地,如同繁星散落异处,众生在什么地方才能真实聚集(不再流动永远相聚在一起)?诚愿世尊为我解说,令我开悟此事。”佛告诉仙人:“大仙人,你应当知道并没有时间地点和住所能让众生真正地聚合。仙人,唯有平等中众生们能得到聚集。一乘修行道上众生能得以聚焦,菩萨地中众生能得以聚焦,无余涅槃中众生能得以聚集。你应当知道,就如一切山泉河流最终都会流入大海,归入大海后会得到同样的味道,如咸味都无区别。大仙,所有众生界中得到漏尽者(修行级别),漏尽者会在解脱味中得到同样的味道,因有同样的味道所以住在此处。你应当知道,虽说有平等烦恼的众生能得到聚集,实际并非真聚集(暂时)。为什么这样说,这种聚集就如大风旋转吹来,把众蚊虫吹聚在一处。风停后蚊虫各自飞散。一切烦恼众生均是如此,被业风所束绑暂时能聚集一处。被业风卷堕地狱中的众生得以聚集,饿鬼道,畜生道同样因此众生得以聚集。”

 

仙人复言:“一切识一切智者愿为我说,若有如是,如是等辈已于先世俱人中生共同聚集,今日现在云何可知?乃至一切,若在畜生,若在饿鬼,已于先世曾聚集者,云何可知?愿为解说。”佛言:“大仙人,所有众生若先世时共地狱中曾聚集者,于现在世若相见时心不欢喜生嗔结恨,或时头痛或复失禁大小便利,当知是辈已于先世地狱之中曾聚集相。若有如此相貌现时,应当觉知彼与我身决定已曾于地狱中一处居来。”时大仙人复白佛言:“一切能人,证大寂者,一切智者。更为我说,若先世中曾在畜生共千万身一处来者,云何可知?”佛告大仙人:“若彼等辈生人中者,各相见时结成嗔怨,常觅其便‘我当何处觅得其便?’,是名相貌在畜生中一处同居多身之相。应知决定我已共彼在畜生中一处居来。若饿鬼中一处居来者,常乐臭秽复多贪食,自设欲与他心不去离,生悭贪着。或复见彼富贵势力心生嫉妒,常复欲得彼人财物。见是相时决定知彼与我同在饿鬼之中一处居来。若有先世同在人中共一处者,于现世中若相见时更生欲心。”尔时威灯光大仙人复白佛言:“若先世时共在天中同一处者,今世人中若相见时。云何可知?”佛言:“大仙人,若有先世共天中生,现在人中若相见时,各以眼道远相摄取,共相眷爱,若有是相决定天中共聚集来。若以如是相观察者,得知众生聚集相也。”尔时大仙人闻是语已,欢喜踊跃生希有心,即白佛言:“世尊,我今始知彼众生辈成实可言大虚诳也,云何迷没不求修学萨婆若也。”

灯光仙人问佛:“能知一切的智慧者,请您为我解说,如果是这样的话,众生现在如何能够知道前世曾在哪里聚集过?例如前世曾在畜生,饿鬼道中聚集过的,现在怎么能知道。”佛说:“大仙人,所有众生,如果在前世曾经在地狱中聚集过,在今生相见时会互相不喜欢心生嗔意,相处时或会头痛或大小便失禁(肠胃不适),从此可以推断出在地狱道中曾聚集过。当这种现象发生的时候,应该觉察和知道,我与对方曾经在地狱道中相处聚集过。”大仙人再问佛:“无所不能者,证得寂灭者,一切智者,请您继续为我解说,如果前世曾在畜生道中聚集过,现在如何能够知道。”佛告诉仙人:“如果曾在畜生道中聚集相处过,互相见面时会生怨恨心。都想着从对方身上找到好处,希望占对方的便宜。从这种情况应当知道,我与对方曾在畜生道中聚集过。如果曾在饿鬼道聚集相处过,双方会喜欢脏臭之处,贪饮贪食,希望完全占有对方却不愿为对方付出。又或者见对方比自己富足权贵,会生出妒忌之心,想办法得到对方财物。如此情况应该明白曾在鬼道聚集过。如果曾在人世中聚集过,今生相处时会生爱欲之心。”仙人再问佛:“如果前世曾在天道中相处过,今生在世间相见时又会如何。”佛说:“如果前世曾在天道中相聚过,在世间相见时,双方会以眼神远远对视,暗生眷爱之心,由此可知曾在天道相处过。用以上这些办法去观察,就能知道众生曾经的聚集处。”灯光仙人听完生起了少有的欢喜心,向佛说:“世尊,我今天才知道‘众生真实存在’这种说法其实是虚诳之言,为什么众生会如此迷没,不去学习一切智(佛法)?”

时世尊更复重告大仙人言:“汝向问我,内众生体有几微细者?大仙人,若有众生体可得者,彼众生体可得作分微细长短。汝今当知,譬如有人从生盲瞽,复有一人问彼人言:‘人者白色为似何者?’。于汝意云何,彼既不见,可得说言,此色如是如是色也?”仙人答言:“彼人既不明了见色,何敢如此决定判也。”佛言:“如是如是。大仙人,是诸凡夫人如似生盲者,不见众生体不可言道,如是众生微细内体长短粗涩。复次大仙人,眼非众生,耳鼻舌身意等亦非众生。有为阴分亦非众生,十八界十二因缘亦非众生,众生名字亦不可得。亦非内空外空内外空得名众生也,所以者何。大仙当知,眼即假名,暂时不相合故。耳鼻舌身意等假名,暂时不相合。五阴法假名,暂时不相合。三十六种不净之物,一切假名暂时不相合。如是等无有众生而可得也,亦非色等诸尘共相和合故有众生。色等诸尘各各别异分张离散,彼等诸法亦非众生,非命非养育,无主无人亦无有我,皆不可得。复次大仙人。若有众生者,是诸如来则不应说四种四谛法。以实无有众生性故,是故一切诸佛如来得是诸法,如是随顺如是修行得如来身。”

这时佛和灯光仙人说:“大仙人,你开始的时候问我‘众生的自性有多大多细?’。如果众生体性是真实的,才能分出微细长短。大仙人,比如有一位天生的盲人,他去问别人:‘白色是什么样的?’别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吗,如果可以的话,用什么语言才能让盲人知道什么是白色?”仙人回答说:“盲人看不到颜色,别人是没办法用语言告诉他什么是白色的。”佛说:“正是如此。大仙人,凡夫就如天生的盲人,自己不能看到众生体性,所以我没有语言能说出众生的体性长短微细。

 

大仙人,眼睛不是众生,耳鼻舌身意等不是众生,行为及六根不是众生,十八界十二因缘(能感受和思维的一切)不是众生,众生这个名字也不是真实的,内空外空内外全空都不是众生。为什么这样说,眼睛是假定的名字(概念),耳鼻舌身意同样是假名。如果六根暂时不相合(共同作用)就没有五阴(色、受、想、形、识),没有五阴就没有三十六种不净之物,一切假名都暂不相合就没有众生。并非色(眼观之相)和众尘等和合后所以有众生,因为色和众尘是分张离散的。所以以上均不是众生,不是生命不是养育成长的,没有主人所以也没有“我”,一切都是不可得的。大仙人,如果真的有众生,如来就不会说四谛法(涅槃),是真实并无众生性的缘故。一切诸佛如来得到的就是此法,按此法修行最终能得如来之身成佛。”

尔时威灯光大仙人,为欲求得一切智故,发大弘誓作如是言:“世尊,设我今者有大火坑,尽其劫际应处其中复有大山犹如须弥,其山岩峻高远峙立乃至上到阿迦尼吒天,于彼时中我身在上自坠而下,复有大火其聚犹如劫尽时火,如是等火猛焰炽然五热炙身,其日长远一日时分等于一劫,如此劫时以三十日持作一月,满十二月以为一年,如是时节尽彼劫际,修此苦行欢喜甘受,终不因是暂舍精进而不求于一切智也。”尔时威灯光大仙人作是语时,于大会中所有一切五通仙人,皆悉从座恭敬而起,合掌向佛作如是言:“世尊,我等诸仙从今已去,皆各勇猛勤力精进,所欲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是诸仙辈作此言已。尔时世尊即从眉间放诸光明,其光名曰无能降伏者。十方一切诸佛世尊,眉间白毫放诸光明亦复如是。当于是时以佛光明力因缘故,是诸大地六种震动。所谓动遍动、等遍动、涌遍涌、等遍涌、觉遍觉、等遍觉、起遍起、等遍起、震遍震、等遍震、吼遍吼、等遍吼、东涌西没、西涌东没、南涌北没、北涌南没、中涌边没、边涌中没、乃至上下涌没亦复如是。尔时十方诸佛世尊于虚空中,在于释迦如来佛上,雨种种华、种种妙香、种种天乐、随心所爱令众见闻。复有乾闼婆王并及无量诸天众等,皆悉作于五种音乐以乐如来。复于一切诸乐音中,出于种种赞叹之声,歌咏如来。是诸天香又有微风徐徐而动,吹是香气叆叇垂布,于如来前遍覆虚空。复有十方诸来菩萨摩诃萨等,一切大众踊跃欢喜,各于佛上雨种种华、种种璎珞、种种珍宝、种种杂香、种种华鬘、种种涂香、种种末香、种种衣服、种种幡盖,诸如是等无量无边供养之具供养如来。复有余方无量无边诸天众等皆大欢喜,亦于空中雨天上妙曼陀罗华及于摩诃曼陀罗华,诸如是等供养之具以供如来。时诸大众生希有心,复以自己所着种种殊胜衣服普散佛上供养如来。尔时无能降伏大光明焰,上至阿迦尼吒天,下至阿鼻地狱,遍照十方。一切诸佛,大会之众围绕一切彼诸如来作围绕已,是大光明从彼而来,还至世尊顶上而入。

此时大威灯光仙人,为求修行得到一切智,向如来发出弘大誓愿:“世尊,假设今天这里有一大火坑,劫尽之处有山大象须弥山一样高大,此山岩石陡峻高远峙立,最高处能到达阿迦尼吒(净居天)。我现在从最高处往下坠,下坠时有大火如同劫火一般,火焰猛炽燃烧我的身体,下坠的时间以一日等于一劫来计算,三十天算做一个月,十二个月为一年,我愿意以这样的时长从现在修行到劫尽,再苦再难我都欢喜接受,为能求得一切智绝不会暂停或懒散一刻。”大威灯光仙人说完此话,大会中所有的五通仙人(有五神通)都肃然起敬,从座而起恭敬合掌向佛说:“世尊,我等众仙人从今往后,都会勇猛精进修行佛法,为求得最高智慧。”众仙人说此话时,如来的眉间放出光明,光明的名字叫做“无能降伏者”。十方诸佛同时眉间放出这种光明,众佛光明引起大地六种震动,震动的名字叫做“动遍动等遍动、涌遍涌等遍涌、觉遍觉等遍觉、起遍起等遍起、震遍震等遍震、吼遍吼等遍吼”,这些震动从东边涌起到西边,或从西边涌起到东边、南边涌起到北边或北边涌起到南边、中间涌起到四周或四周涌起到中间、上下交替涌起等等。

此时十方诸佛在释迦如来之上的虚空中,散下种种花朵种种妙香种种乐声等等令众生喜爱。乾闼婆王和无量天人做出五种美妙音乐供养如来。在一切乐音中,又有种种赞叹之声歌咏如来。空中散满天香,微风徐徐吹动,吹得香气如浓雾垂下,在如来前散覆遍布虚空。十方菩萨摩诃萨等,一切大众都心怀踊跃欢喜,各自于佛前献上种种花雨,种种璎珞珍宝,种种芬香,种种衣服和幡盖,诸如此类无量无边供养如来。无量无边的天人皆大欢喜,在空中雨下妙曼陀罗花和摩诃曼陀罗花以供如来。会众均生出了少有的欢喜之心,把自己所有最美妙的衣服散于如来之上以做供养。此时诸佛发出的“无能降伏大光明焰”,此光明上能照耀到阿迦尼吒天,下能照耀到阿鼻地狱,遍照十方和一切诸佛。大会众生围绕着一切如来,诸佛发出的大光明最后返回从释迦世尊的顶上进入佛身。

尔时长老须菩提即从座起,前至佛所顶礼佛足,礼佛足已右膝着地,长跪合掌以偈颂曰:

  无有不因今释迦 放妙光明遍诸刹 愿佛怜愍我等故 大众因说除疑心

  以睹世尊现威容   或更怀疑或欢喜 是中或复举一手 踊跃赞叹佛世尊

  帝释梵众四天王 充遍虚空叹佛德 雨天香华璎珞具 乐器不鼓出妙声

       尔时世尊即告长老须菩提言:“汝今见是威灯光大仙人不?”须菩提言:“唯然世尊,我已见之真正行者,我已见之。”尔时世尊复更重告须菩提言:“须菩提,汝今当知,是威灯光大仙人者于未来世,过是贤劫千佛世已,复更有劫还名为贤刹名月主,于彼界中当得作佛。号毗婆尸如来应供正遍知,十号具足。须菩提。汝当知之。彼毗婆尸如来出现于世之时,其有得闻是佛名者无不获利,犹如意珠随心愿满。复次须菩提,汝当知之,今此会中八万四千诸仙人辈闻是法本已,悉皆获得不退转地。当于弥勒下生之时,一切满足十地愿行。过三千劫已当得作佛,号曰威灯如来至真等正觉。今此大会之中复有无量亿诸菩萨众。闻是法本已皆得首楞严三昧,上上智威三昧,如来受位三昧,如幻化三昧,四大难降伏三昧,意王三昧,海藏三昧,调伏庄严三昧,真心藏三昧,清净三昧。如是等复有亿恒河沙等诸天之众,皆得住于无生法忍。无量百千比丘比丘尼,优婆塞优婆夷皆悉得于阿罗汉果。恒河沙数天龙、夜叉、乾闼婆、阿修罗、迦楼罗、紧那罗、摩睺罗、伽人非人等,未发心者皆得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须菩提,汝今当知,我见是等大利益故。放是光明。

这时须菩提长老从座而起走到佛前行礼,礼后右膝着地长跪合掌,颂出此偈:“今日看到世尊示现威容,大众都心怀踊跃赞叹世尊,帝释天和四天王的天众天人充满虚空赞叹如来,散播花华珍宝香气妙乐,大众心生大欢喜也生疑问。因为没有原因如来是不会放出此大光明遍虚空界的,愿佛能告诉我们,扫除大家的疑惑。”如来向长老须菩提说:“你今天看到威灯光仙人?”须菩提回答:“是的世尊,我已看到仙人,他是一位真正的修行者。”

如来向须菩提说:“须菩提,你应当知道,大威灯光仙人将在未来世成佛。在贤劫千佛世过去之后(现为贤劫),又有劫的名字叫做贤刹名月主,灯光仙人在此劫中将会成佛。名号叫做毗婆尸如来应供正遍知,如来的十种圆满名号均具足。须菩提,你应当知道,彼毗婆尸如来出现在世间的时候,所有能听闻到此佛号者都能获得利益,如同得到了如意珠,能随心意满足自己的愿望。须菩提,你应当知道,今天会中八万四千众仙人听闻此法,都获得了不退转。在未来弥勒佛下生的时候,本会众仙人都将满足十地愿行(成为十地菩萨),过三千劫都会成佛,名号叫威灯如来至真等正觉。今日大会中还有无量亿的菩萨,听闻本法得到:楞严三昧,上上智威三昧,如来受位三昧,如幻化三昧,四大难降伏三昧,意王三昧,海藏三昧,调伏庄严三昧,真心藏三昧,清净三昧(。还有过亿恒河沙天人得到无生法忍,无量比丘比丘尼,优婆塞优婆夷皆悉得到阿罗汉果。恒河沙的天龙、夜叉、乾闼婆、阿修罗、迦楼罗、紧那罗、摩睺罗、伽人非人等,未发心者都得以发心愿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(智慧)。须菩提,你应当知道,我因此会有如此大利益的缘故,所以放出大光明。”

尔时世尊,复出舌相遍覆面门,彼舌相中出种种色种种光明,所谓青黄赤白、紫绀瑠璃、红缥金色、玻瓈色等,是光明曜遍到十方无量无边诸世界已,还从如来足下而入。尔时无尽意菩萨从座而起,偏袒右肩右膝着地,长跪合掌而白佛言:“世尊,如来无有无因缘故现于舌相。惟愿世尊为我等说,何因何缘出现舌相放是光明。”佛告无尽意菩萨言:“善男子,我为无信诸众生等出是舌相。如来世尊终不以此舌根相故作妄语也。”尔时无尽意菩萨复白佛言:“世尊,若未来世诸善男子及善女人,于此经中若以一句若以一偈为他显说,其福几何?惟愿说之。”  佛言:“善男子,所有十方诸佛刹中,诸佛世尊眼所见者彼等一切资生乐具,悉以供养十方一切诸佛世尊,乃至入于大般涅槃、般涅槃后,复以一切种种宝物起舍利塔。若复有人于此真如法本之中,乃至一句及以一偈,分别为他而显说者,所得福德乃多于彼。复次善男子,若有说是法本之时能于是中,赞言善哉快哉之者,当知彼人一切诸佛皆共赞叹。若有供养是经典者,当知彼人即是供养于我身也。”

此时如来的舌门放出种种光明覆盖在面前,各色光明有青黄赤白、紫绀瑠璃、红缥金色、玻瓈色,照耀十方无边无量世界,光明从佛足入进入。无尽意菩萨从座而起,偏袒右肩右膝着地,长跪地上合掌问佛:“世尊,现在又是什么因缘示现舌相光明,愿如来为我们解说。”佛告诉无尽意菩萨:“善男子,我是为不相信佛法的众生示现舌相光明,以示如来从不以此光明舌根说出妄语(句句真实)”。无尽意菩萨再问如来:“世尊,如果未来世中有善男子善女子,在此经中取一句或一偈为他人宣说,能够得到什么福报,愿世尊为我们解说。”佛说:“善男子,用一切十方世界诸佛眼中所见的一切珍宝乐具等供养品,全部供养十方诸佛,在诸佛大般涅槃后又以一切宝物起舍利塔,这样做的福德极大。如果有人在此经中,哪怕只用一句一偈为他人宣说,所得的福德比前面所做更多。善男子,如果有人能在他人宣说此经时给予美言赞叹,应知此人一切诸佛都共同赞叹。如果有人供养此经,当知此人即同供养我身。”

尔时世尊普观大众,观大众已即告之言:“诸善男子,若此经典所在之处,如是地分一切诸佛皆共忆念。诸善男子,当知是经于未来世阎浮提内诸众生边为大良药。若人能于是经典中,若自转读若教人读,一遍二遍及三遍者,当知是人。自请如来转妙法轮。若有善男子,于是经典若自抄写若教人抄,当知彼人即是受持一切诸佛甚深法藏,常得欢喜速获安乐,于未来世当得作佛。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应堕地狱者终不闻是微妙经典。诸善男子及善女人,若得闻是妙经典者,舍是身已必得生于清净国土。复次善男子善女人等,得闻是经闻已欢喜,信乐受持广为他人读诵解说,当知彼人速得菩提,毕定不久六根具足五眼清净。临命终时不忘正念,复当得彼无量无边百千三昧陀罗尼门。所谓入于一切诸佛三昧、普照奋迅三昧、总持藏三昧、髻珠印三昧、灌顶位三昧、观印三昧,复得无字箧陀罗尼、一切法无能降伏陀罗尼、决疑陀罗尼、真如决义陀罗尼,如是等无量无边百千陀罗尼,复得五神通,于生死处正念不乱。

此时如来以佛眼普观了会场众生然后说:“众善男子,在有此经典的所有地方,一切诸佛均会惦念(加持)。你们应当知道,此经是未来世阎浮提众生的大良药。如果有人能在此经典中,自读或教他人读一二三遍,应当知道此人等同自请如来转妙法轮。如果有善男子能抄写本经典或教他人抄写(古时抄写经文等同印刷有流通功德),应知此人等同受持诸佛的最深法藏,迅速能得到安乐欢喜常伴,在未来世必当成佛。如果造了重业应该堕入地狱的人是不能听闻到此经的。如果能听闻到此经典的人,今生过后必定出生在清净的国土。如果有人听闻此经心生欢喜,受持此经广为他人解说,应当知道此人能够快速地得到智慧,不久将来能得六根具足五眼清净(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),临终的时候神志清醒不忘佛法。能得到无量无边的禅定境界和各种神咒,能进入一切诸佛三昧、普照奋迅三昧、总持藏三昧、髻珠印三昧、灌顶位三昧、观印三昧(禅定),能得到无字箧陀罗尼、一切法无能降伏陀罗尼、决疑陀罗尼、真如决义陀罗尼(咒)等等。能得得五神通。在生死之间能持佛法正念不会慌乱昏沉。

尔时世尊即告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言:“善男子,汝已供养无量无边百千诸佛故,我以此法付嘱于汝,汝当来世广为他说如是法本。文殊师利,于汝意云何。汝已过去于诸佛所种种供养种种恭敬种种奉迎,是诸福德可得边际可得思量不?”文殊尸利言:“不也世尊。”佛言文殊尸利:“若汝于未来世于此娑婆世界,五浊世中广宣流布如是法本,所得福德倍多于彼。文殊师利,汝于过去诸世尊所,。虽复以于种种衣服四事供养常令丰足,而汝未曾于是法本为他人故方便显说,以如是故于彼佛边犹多过咎。若汝于彼过去佛边乃至一佛未曾供养,但能于是深妙法本为他广说,当知即是于一切佛诸世尊所具足供养无有过咎。”佛说是经时,文殊尸利诸菩萨等,及威灯光一切仙人并余眷属天龙八部诸鬼神等,一切大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。

此时如来向文殊师利菩萨说:“善男子,以你已经供养过无量无边诸佛的缘故,此法今后就交付给你。你应当在未来世中为众生演广说此经典。文殊师利,你在过去世中对诸佛的种种供养、恭敬、侍奉,此福德之大,有没有能够想象的边际?”文殊师利回答佛说:“世尊,不可思量。”佛向文殊师利说:“如果你在未来世中,在娑婆世界的五浊世中(地球福报极少的恶劣时期)广为众生宣说和流通此经,所得到的福德是您以往已得的数倍。文殊师利,虽然你过去一直以四事(衣服、饮食、汤药、房舍)供养诸佛如来,令佛所常年丰足。但你却不曾为他人以方便之法广说经典(过于死板善巧不足),因此缘故虽说你一直在佛的身边侍奉,却仍有不少出错的地方。如果你能把这个深妙的经典为他人广泛演说,即使你以往从来没有供养侍奉过一佛,如此做等同你已经供养一切诸佛,再也没有任何过咎。”

佛说此经到此。文殊师利和众菩萨,大威灯光和一切仙人,各天龙八部和众鬼神,一切大众,闻佛说法后均欢喜奉行。